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术长廊 > 棋逢对手沙场搏成败决出非偶然

棋逢对手沙场搏成败决出非偶然

日期:2019-06-14 09:49:58 作者:晓望 责任编辑:wyc2016 信息来源:义龙新区融媒体中心 点击数:

晓望话说三国

棋逢对手沙场搏成败决出非偶然

———官渡之战


  曹操知道,自己早晚与袁绍必有一战。此战不仅关乎曹袁双方的生死存亡,更关乎北方乃至整个天下的统一与安宁。而令曹操没有想到的是,战争比他的设想来得早了些。
  从董卓祸乱京师起,摇摇欲坠的东汉天下已名存实亡,黄巾军攻州破府,来势汹汹,群雄拥兵自重,各自为政,大小官吏和寻常黎庶纷纷与王朝离心离德……不愿同董卓势力合作的曹操、袁绍寻机逃离洛阳,另作打算。
  十年里,不甘寂寞而又胸有大志的曹操、袁绍二人披荆斩棘、疆场驰骋、刀口舔血、从弱到强、雄霸一方。到公元199年(建安四年),放眼北方乃至整个天下,有实力逐鹿中原者,尤以曹操、袁绍二人为最。一山岂容二虎,更何况对他们来说,谁剿灭了对方,谁就将半个天下收入囊中。
  于是,就有好戏看了。
  直到战端开启之时,曹操都是不敢小瞧袁绍的。这倒不是因袁绍家族“四世三公”、“势倾天下”(这些已是昨日黄花,“冢中枯骨”,当不得真的),也不是二人的综合实力有着太大的悬殊而不可一搏。曹操的慎重在于袁绍实为当世不可多得的英雄豪杰,绝非泛泛之辈,更不是省油的灯!这是有根据的,从袁绍被群雄推举为盟主、收服韩馥、剿灭公孙瓒……等等,最终拥有冀、幽、青、并四州之地,要人有人,要物有物,不难看出,这些,绝不是平凡之辈所能为之。如果我们仍要执着重弹人云亦云的老调,尤其是曹操对刘备说的天下英雄只有刘备和曹操,那可就真是误解了历史,误会了袁绍。况且曹操的话,半是真心,半是试探,不可全信。即便是官渡之战前夕,曹操及其一班谋臣对袁绍表示出多么的不屑,那也只是自我提气,稳定军心,鼓舞斗志而已,没有更多的言外之意。
  那么,袁绍是如何看待曹操的呢?
  曹操的发展之路应该比袁绍要艰难一些,他战董卓、平黄巾军、讨韩暹、杨奉,灭袁术、吕布、张扬、伐眭固、张绣……靠务实的作风,一步一个脚印将事业越做越大,不光兵强马壮、地盘广阔,还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或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,政治优势明显,对袁绍的威胁也越来越大。这样的对手,袁绍怎敢等闲视之。他之所以没有趁曹操羽翼未丰将其剪除,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当时北方太乱,他的势力还不强大,甚至还有些力不从心,自顾不暇,由此,使曹操得到生存和发展壮大的时间和空间。有人以为这是曹操太高明了,把皇帝攥在手里,令袁绍不敢打他的主意。其实,此为不实之言,不可轻信。那时的汉献帝刘协,在袁绍等手握重兵的军阀眼里,估计连摆设都算不上。同样,袁绍对曹操的重视,也是基于曹操的真本领,这从他在官渡之战中的谋划部署足可得到证实。
  曹操、袁绍都为当世之豪杰,论实力可谓半斤对八两,又都重视对方,按理,这仗是不好打的,也是很精彩的。
  从曹操来看,他并不想这么快就和袁绍开战。原因很简单,他还没准备充分。
  是这样吗?是的。
  打开三国时期的地图,不难发现,其时的曹操集团尚处于袁绍、韩遂和马超、刘表、孙策和孙权兄弟等多股势力集团的夹持之中,可谓强敌环视,又都狼子野心,以他当时的实力而论,是不能同时应付得了的。他“奉”或“挟”汉献帝的事实,已在朝廷内部引起强烈不满,甚至还出现了反对的力量,内部不稳,杀机显露,他不敢掉以轻心。此外,历经战乱的北方,生产荒废,经济崩溃,军粮供给成了大问题。他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发展农业生产,但还处于探索阶段,所得的赋税、粮食等不足以满足庞大的军队消耗。这是最要命的事,所谓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后来的诸葛亮多次北伐无功而返,粮草短缺成了他无法治愈的内伤。
  从袁绍来看,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  他虽不似曹操那般四面临敌,列强威逼,可以同曹操来一次一对一决战,但他与公孙瓒历年的鏖战,尽管最终消灭了对手,已是元气大伤;袁绍势力集团内部矛盾重重,尤其是子嗣不睦和僚属派系林立引发的争斗很是激烈,由此产生的恶果是僚属投机钻营,疯狂打压对手,严重干扰了袁绍的正确决策;袁绍拥有的四州之地,同样也是受到了战争的的深度破坏,民力积贫积弱,粮草的供给也是大问题。
  不过,对袁绍来说这仗他必须得打,越快越好。
  为什么这样说?
  原因有三:一是曹操用蚕食鲸吞之法,一天天地强大,自己早晚必成他的案上肥肉,何不趁他根不深蒂不固之时将其掐灭。二是曹操挟或奉的天子,虽为木偶,但还是能聚拢一些正统思想顽固的士人之心。那个时代,士人的影响力不可小觑。不将皇帝夺来为我所用,更待何时?三是袁绍自己想做皇帝的美梦破灭,很大一部分原因为汉献帝尚存,反对的声音强烈,他必须拿掉汉献帝这块绊脚石。
  官渡之战的精彩和好看,不在真刀真枪的比拼,而在曹操、袁绍两雄紧锣密鼓的备战、纵横捭阖的手段、双方谋士的智慧演绎。
  双方的备战工作开始得很早,因为他们都明白:要完全击溃对方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非得站稳脚跟、聚精会神、专一对待不可。于是,双方都抓紧武力征服盘踞在自己周边的大大小小的武装,如曹操灭吕布、驱刘备、收张绣等,袁绍杀臧洪、夺冀州、破易京等。官渡之战前夕,双方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、敌人的朋友是朋友的逻辑,大展纵横捭阖的外交手段,抓紧笼络各方力量,对对方进行分化瓦解。袁绍做得更彻底的是,将功夫做到了曹操的老巢——许都,博得不少官吏暗自送来的秋波。刘备正是利用这个机会,完成了从袁绍大本营的胜利大逃亡。可以说双方的外交大战是各有胜负,各有所得。
  来看看双方谋士的智慧演绎。
  先看袁绍方。当袁绍攻破易京、剿灭公孙瓒时,自豪也罢,骄傲也罢,那是难免的。于是,他就想趁胜一鼓作气进攻曹操,拿下许都。命令刚一下达,立即遭到谋士沮授、田丰的反对。他们认为欲战必先固本,连年战争已造成国穷民疲,当务之急应该是大力发展生产,恢复元气,与曹操打一场持久战,不可急功近利,毕其功于一役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审配和郭图不干了,他们为讨好主子,本末倒置,纸上谈兵,附和袁绍也主张立即打。袁绍懵了,作为最高领导,他必须有个态度。忠言逆耳,人总是想听好话的,于是,袁绍更是坚定了立即打的决心。
  再看曹操方。面对来者不善的袁绍,曹操的底气不是很足。他手底下最出色的谋士荀彧和郭嘉站了出来,他们明白大战在即,主帅意志的坚定尤其重要。他们冷静地将曹操与袁绍做了理性分析和对比,分别指出了曹操的四胜和十胜。尤其是郭嘉的十胜,免不了夸大其词的嫌疑,但对曹操意志的坚定和信心的树立功效自然不小,特别是对鼓舞军心士气更为重要。于是,曹操统兵出发了。
  官渡之战的大幕正式拉开。
  袁绍的战略意图为率大军取道黎阳(今河南浚县),经原武(今河南原阳)、官渡(今河南中牟东北)、中牟(今河南中牟)一线,直取许都。袁绍绝非草莽,他知道打好政治牌的重要性,由当时的文章高手、建安七子之一陈琳起草讨曹檄文,将曹操不可饶恕的滔天罪恶及其祖宗八代历数一遍,痛骂一通,并布告天下,大造舆论声势。
  曹操针锋相对,步步为营,层层设防,严阵以待。两军刚一接触,曹军小胜,曹操便下令撤退,并逐步收缩兵力,在官渡一线重兵布防。从地图来分析,曹操的意图在于诱敌深入,至官渡一线,由此拉长袁绍大军的补给线,并以逸待劳,寻找战机将袁绍大军一举击溃。而官渡距许都不远,对曹军的后勤补给和兵员补充都较为方便。
  袁绍亲统大军尾随而至,来到官渡,并安营扎寨,与曹操军形成相持。
  我们知道两军形成长久对峙,从精神层面来说,比拼的是意志,尤其是主帅的意志。从物质层面来说,比拼的是物资和粮草,谁经得起消耗,也许最终谁就能主导战争,取得胜利。这是曹操始终坚持屯粮的原因,也是田丰、沮授不主张与曹操速决的原意。
  在当时那社会生产和秩序都受到战争严重破坏的时代,两军就这么相持下去,对曹操和袁绍来说,谁都难以坚持。曹操开始萌生撤退的念头,不过荀彧很快就将他的这一念头掐灭,希望曹操咬牙坚持。
  荀彧的做法是对的,己之难也是敌之难,仗都打到这个份上,你曹操能退军吗?不能,所谓一将动千军动,他袁绍趁机掩杀过来,不仅许都守不住,恐怕连你曹操的老本都得赔尽。何况袁军远道来犯,破绽就多,再坚持坚持,总会有机会的。
  曹操恍然大悟。机会也就来了。
  带给曹操大破袁绍机会的不是别人,正是袁绍的谋士许攸。史载,对许攸的来投,曹操显得很激动和失态。曹操的激动并非因许攸是多么了不得的人才,而是许攸掌握了袁绍许多的核心军事机密,这对他的取胜至关重要。
  果然,许攸刚进曹营就将袁绍大军的死穴准确无误地指点给曹操,那就是袁绍大军的粮草所在。曹操何许人也,立即明白许攸的意思——将袁绍的粮草全部破坏掉,袁绍还拿什么来与自己对峙和抗衡?
  作好充分准备后,曹操立即带领一支人马直捣袁绍的屯粮重地乌巢(今河南延津县境内),并得手。史载,接到曹操进攻乌巢的消息后,袁绍举棋不定:是去攻打曹操的大本营呢?还是解救乌巢?对此,历来看法不一。其实,曹操善于用兵,对自己的大本营岂会不部署重兵防守,何况他带去奔袭敌军的人马也只是少许,袁绍想攻破它,可能性不大。至于乌巢,估计袁绍接到敌情通报时,想派兵去救也是来不急的,曹操奔袭乌巢,重在奇和急,必然拼死一战,得手后速退。
  令袁绍雪上加霜的是,乌巢粮草被曹操付之一炬,军心浮动,斗志全无,而被派往攻击曹操大本营的张郃被郭图陷害,一怒之下投降了曹操,并调转马头帮助曹军对袁绍大军展开了疯狂的攻击,袁绍哪里抵挡得住,兵败如山倒,只得带领少许亲军落荒而逃,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便呕血而亡。
  官渡之战结束。
  袁绍生前也许想过,也许根本就没有想过,他灭亡后,曹操开始对他的残余势力展开了大肆的围捕和剿杀。最后,他的子嗣死于非命,而他曾经拥有的地盘全部被曹操笑纳。